不同的角度,不同的看法
潜水…………更文随缘
想看阿瑞ⅹ奥奇文!!!

在奥拉,看奥奇

时间绘卷

太阳带来温暖与光明

月亮带来宁静与柔和

群星带来指引与智慧

梦境者

寻梦者

卜梦者

窃梦者

守梦者

灵梦者

审梦者

绘梦者

造梦者

一切都是美好的向往

[舒时]新生·番外(一)

这篇的番外 注意点在前篇以标

文笔差,不喜勿入


(齐娜视角)

“死神,命运之轮,恋人”

“唔,塔罗牌,并不会无故的启示,一定是有原因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揭开神秘的面纱,太阳,月亮,星星,请引领我方向。”

齐娜的脚下浮现出法阵,三张塔罗牌环绕其身旁,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

“叶罗丽魔法,揭开神秘的面纱,二十二张大阿尔卡纳,五十六张小阿尔卡纳,请给予我启示。”

随着法阵的光辉越强盛,命运的轮廓也越清晰,直到某一个时刻,消散了,齐娜清醒了过来,

“唔,感受到了两道时间的气息,时间法术的拥有者,舒言算一个,但另一道…比舒言更强大,在占卜一次,确认一下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揭开神秘的面纱,塔罗牌,启示。”

一张牌落入手中

“女皇”

“唔,占卜的结果,并不是很好,女皇,看来是一位主宰,时间的神。但与原先的启示不同,那这么来看,那个启示代表着因该就是舒言。”

“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,或许,要在次占卜一下了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揭开神秘的面纱,周天星象,命运之轮,请给予我启示,展现他所发生的一切。”

命运的长河,因果的丝线,齐娜的双眼中浮现出一道道过往

“救人,生物病毒,复活,时间联结。”

“看来,他所发生的事,挺多的,那我也该看一下未来,所发生的事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揭开神秘的面纱,周天星象,命运之轮,预见。”

双眼中命运长河奔涌,因果浮沉,而在这一次,却只留下一道画面

“四和院。”

“看来,一切都要到了那里,才能得到解释。”

(待续)

好开心

自创仙子

医疗天使·愈灵

能力:辅助

住处:医疗神殿

咒语:

恢复术(恢复之光)

复苏术(复苏之风)

护祐术(护祐之界)

祈福术(祈福之音)

祝祷术(祝祷之歌)

驱散术(驱散之辉)

净化术(净化之茫)

荆棘术(荆棘之环)

领域·神圣天国

………………(有待补充)


自创仙子

死亡女皇·彼岸(曼珠沙华)

次元维主·宇界

周天圣灵·星姬[以出]

秩序神使·永恒

午夜颂者·宁语

医疗天使·愈灵



[舒时]新生

注意:

1,本文为三创,三创,三创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

2,以得到@Ophevia 的授权

3,CP=舒时


(时间线:舒言在医院火化后)

“叶罗丽魔法,古往今来,时间的长河,四季,二十四时,魂晶固元”

一阵吟唱过后,四时表盘中缓缓浮现出一个魂晶,魂晶中浮现出,舒言的面孔,只是陷入了沉睡。

时希伸出手,触摸着魂晶,呢喃着

“还好,保住了魂晶,还有希望”

说完,将魂晶收于瞬时怀表内,消失在了医院。


四合院内,闪过一道白光,时希的身影浮现,落在地面上,待晞在屋内听到动静,透过窗户看见母亲在院内,便急忙跑到屋外,边跑,边喊着:“妈妈,妈妈!”待晞抱着时希,时希的眼光也温和了许多“乖女儿,这段时间辛苦了”“待晞,今天妈妈要带你去见我的朋友,到时,要乖乖的。”“知道了,妈妈。”“嗯,一言为定。”“一言为定!”

“叶罗丽魔法,灵犀余犀,灵犀之门,开”

随着吟唱,法阵浮现,七色的光辉笼罩在院内,随着光辉散去,一道大门浮现在时希与待晞的身前,“进去吧。”“知道了。”待晞紧握着时希的手走进了大门内,随着两人的身影消失,灵犀之门也缓缓的下降,法阵消散


花海潮,花圣殿

一阵七彩的光茫过后,灵犀之门缓缓升起,时希和待晞走出,待晞好奇的问:“母亲,这里是?”时希答道:“这里是我朋友居住的地方,接下来,待晞要乖乖的,知道了吗?”“知道了!”“嗯,走吧。”

一路上,彩蝶飞舞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,待晞跟在时希的身旁,来到了花亭前,“灵妹妹,是我。”“时希姐姐!”伴随着激动的声音,花灵蝶跃过了飘带,伴随着风飞过时希和待晞的身旁,在她们面前,灵公主缓缓落下,看到时希身旁的小女孩,好奇的问:“时希姐姐,这位是?”“这位是,我和他的女儿,待晞。”灵公主听完,便温和的与待晞打起了招呼:“待晞,你好呀,我是生命之母灵公主,也是你母亲的朋友。”时希也跟着对待晞说:“这位,便是我的朋友,灵公主,你也可以称呼为灵姨。”

“灵姨,您好。”待晞乖巧的说到,“哎呀,待晞可真乖,来,去那边坐会儿,那里有灵姨我准备的甜点与花茶,去品尝一下吧。”说着,灵公主便带着时希与待晞来到石桌旁,“坐下吧。”“唔,真的好好吃!”

待晞坐下后,便拿起桌上的甜点吃了起,边吃边赞叹着,“好吃的话,就多吃点。”时希温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过了许久,待晞感到有些许困倦,便扒在了石桌上睡觉了,看着待晞睡着,灵公主便在她的四周布下结界,随后便拉着时希来到了花亭下,问道:“说吧,这次来找我,是为了何事?他为何不在?”时希微微一愣,叹了口气,说道:“灵妹妹,这一次来找你,就是为了他的事……”灵公主也是一愣问:“他是出什么事了?”“他因救一位女孩,而中了生物病毒而去世了,身躯被火化后,我保住了他的魂晶,愿你能复活他。”说着,时希也召出了瞬时怀表,将保存其中的魂晶取出,“花息还灵之术,需要身躯与等价的生命能量才能完成,但他的身躯早以火化,只留有魂晶,怕是很难完成。”“那难道,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时希着急的问“办法或许是有,颜爵的力量也许可行,但现在先稳住这魂晶不在消散。”灵公主边安慰着时希边将魂晶拿了过来“叶罗丽魔法,魂灵生灭,花开花落,注入生命之力,稳定魂晶!”魂晶随着生命之力的注入,也凝实了许多,“好了,现在就去找他吧。”随着魂晶的稳定,并将其收回,灵公主便对时希说到,“行,但先要等下。”时希来到了待晞旁,轻声说:“妈妈要走了,或许要很久,但对你来讲,也就一瞬。”“叶罗丽魔法,古往今来,时间的长河,静止。”一个表盘浮现在待晞的身后,指针转动,一道道涟漪划过,淡蓝色的光辉笼罩,一切都被定格,只剩下时希与灵公主能动。

做完这些,时希对灵公主道:“走吧,去找颜爵吧。”“嗯。”一道闪光,时希与灵公主便消失在了花海潮。


竹林

一片苍绿的竹林里,光茫闪过,时希与灵公主缓缓落下,在亭院里,还喝着茶水的颜爵,听到动静,但放下茶杯,随身一跃,来到庭院外,看到来人,惊叹道:“小生不知二位,大驾光临,这就为二位准备茶水。”随即,一挥手,便将两杯茶水送到了时希与灵公主面前,“我们二位,此次拜访你,是有一事相求,不知颜爵,能否帮忙?”“只要是小生力所能及之事,帮下忙也不是不可以,就是不知所谓何事?能让二位都要请人去帮忙?”颜爵在听到时希的提问也反问道,时希犹豫了下,灵公主见状,便上前解释,将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,颜爵听完,便说道:“以小生的实力,确实可以画出他的身躯,但也是要见过的,所以,时希能让我先见一下吗?”时希听完,惊讶了下,也随即道:“可以。”“叶罗丽魔法,古往今来,时间的长河,流淌吧,过往重现。”

随着吟唱,表盘浮现,指针转动,一道投影逐渐凝实,“可以了。”随着颜爵的声音,投影消散,化为光点,

“叶罗丽魔法,墨书笔。”一只毛笔浮现,也具象于空中,“叶罗丽魔法,画阵,浓墨淡彩,红颜饰边,画像永固!”随着墨书笔的描绘,一道年轻的身躯浮现,正是那火化前舒言的身躯,紧闭着双眼,沉睡着,“身躯有了,现在让我为其注入魂晶吧。”灵公主上前说道,“可以。”颜爵让路给灵公主“时希,他的手表,属于圣物,以我的功力并不能将其画出。”

“放心,我自有办法。但现在先为灵妹妹护法完成仪式。”“那就行,小生放心了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生的灵,魂的心,灵魂彩虹,桥接彼岸。”一条长长的飘的,围绕在身躯的四周,灵蝶飞舞,“叶罗丽魔法,花聚息汇,生生不息,注入魂息与生命之力。”灵公主召出了魂晶,并在次注入了些许生命之力,魂晶随着灵公主的指引,飘向了身躯的上方,缓缓融入于身躯之中,身躯绽放出一道道涟漪,逐渐有了生气,“可能还要等上许久,魂晶与身躯的融和,要些时间,才能稳定。”灵公主随着仪式的结束,对时希说到,“多谢,灵妹妹,也谢谢颜爵的帮助。”“不必多谢。”“好了,现在我来吧。”

“叶罗丽魔法,古往今来,时间联结,云腾表。”一块手表,具现于手腕上,“好了,去我的花海潮休养吧。”“可以,在次感谢颜爵的帮助。”说完便带着舒言的躯体随着灵公主一起离开了竹林。看着她们的离开,颜爵也回到了亭院内,喝起了清茶。


花海潮,花圣殿

“叶罗丽魔法,时间的长河,流动吧,时间恢复。”

表盘消散,一切都恢复如出,定格的灵蝶,也飞舞于花海中,看着还在熟睡的人,时希难得的露出了笑容,灵公主也欣然微笑,一切都将回到了正轨,回到最初的美好与幸福。


(完结)

(另有番外)


获得了!!